18512426666
024-22965999
13604210999@163.com

Litigation cases

诉讼案例

民事卷/ 商事劵

崔修滨石蜡化内容

发布时间: 2021/01/08 纠纷额度:¥0.00

沈阳石蜡化工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8)最高法民申1208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任丘市华北石油冀东石化销售有限公司,住所地河北省沧州市任丘市建设路。

法定代表人:刘纪刚,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解银贞,女,该公司员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长征,北京市国理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沈阳石蜡化工有限公司,住所地辽宁省沈阳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沈大路888号。

法定代表人:黄殿利,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崔修滨,辽宁百联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邦德,辽宁百联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任丘市华北石油冀东石化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冀东石化)因与被申请人沈阳石蜡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沈阳蜡化)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辽民终94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冀东石化申请再审称,(一)冀东石化有新证据证明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冀东石化提交2016年11月15日形成的录音证据一份,证明沈阳蜡化要求关宏军作伪证,关宏军承认在原审开庭时所述内容虚假,冀东石化与沈阳蜡化间实际存在买卖关系。(二)原审判决事实认定不清。冀东石化与沈阳蜡化之间存在买卖合同关系并已经实际履行。1.冀东石化与沈阳蜡化于2008年2月1日签订《供应合同》,合同对货物的名称、基准价、数量、付款方式等作了约定,双方在合同上盖章。关宏军在河北省任丘市国家税务局稽查局(以下简称任丘市稽查局)所作笔录证实双方间签订《供应合同》及有部分付款的事实,该局也对双方之间客观存在买卖关系予以确认。冀东石化有证据证明购进燃料油并委托黑龙江汇中锅炉燃料油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中公司)生产加工及储存燃料油,冀东石化指定汇中公司向沈阳蜡化三次发运燃料油,沈阳蜡化确认收到2941.028吨燃料油,已向冀东石化支付货款5834488.08元,冀东石化也多次向沈阳蜡化索要拖欠货款。2.原审判决认定“沈阳蜡化于2008年2-4月间向汇中公司支付货款25299026.28元,向冀东石化支付5834488.08元,合计31133514.6元”属数额计算错误。沈阳蜡化与汇中公司于2008年1月7日签订《协议书》,该《协议书》中约定的500万元无证据证明已实际支付,不应计入沈阳蜡化向汇中公司的已付款。3.原审法院对冀东石化开具的14张增值税专用发票的真实性予以确认,但不认定冀东石化与沈阳蜡化之间存在燃料油买卖关系,自相矛盾。冀东石化于2008年2-4月合计向沈阳蜡化开具14张增值税专用发票,沈阳蜡化已经抵扣税款。原审法院认定冀东石化与沈阳蜡化间不存在买卖关系,则上述14张增值税专用发票应为虚开,本案应移送公安机关,不应当直接审理。4.涉案《供应合同》应作为定案依据。任丘市稽查局作出的《举报案件检查情况反馈》中明确《供应合同》由关宏军提供,该局于2016年11月10日向原审法院出具的函件中再次对此予以明确,该局虽于2017年1月12日向原审法院出具《关于华北石油冀东石化销售有限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件的相关说明》,表示不能确认《供应合同》由关宏军本人提供,但与其之前作出的说明内容不一致,实为虚假。原审法院据此否定《供应合同》的真实性,是错误的。另外,该《供应合同》与沈阳蜡化和汇中公司签订的《购销合同》在版面、字体上完全一致,均是沈阳蜡化提供的格式合同。5.关宏军不能作为本案证人。关宏军是受沈阳蜡化指派到沈阳蜡化的母公司蓝星公司工作,与沈阳蜡化存在劳动关系,原审错误采信其证言。6.沈阳蜡化虚构案件事实。沈阳蜡化称“2008年2-4月间汇中公司向沈阳蜡化发运燃料油的价值为31133514.36元,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19张,票面金额为17011088.05元;冀东石化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14张,票面金额为14026148.08元,合计31037236.13元”。但冀东石化在汇中公司的财务凭证中查到,汇中公司在2008年2-4月间给沈阳蜡化发燃料油4386.927吨,开具25张增值税专用发票,对应的票面金额为22068843.08元。另外,沈阳蜡化称其接收冀东石化开具的14张增值税专用发票、并将对应货款支付给汇中公司彭延贵系应汇中公司指示,但其未提供证据证明。(三)原审法院未按照冀东石化的申请调取证据。冀东石化代理人于2015年9月15日到大庆市公安局现行犯罪侦查大队调取汇中公司财务账簿及记账凭证中记载的证据,代理人获取相关证据复印件后要求接待警察在材料上盖章确认,但该队警察表示“只能提供协助查阅材料,不对材料进行确认”,因此冀东石化向原审法院提交了该份证据的复印件,沈阳蜡化表示对该复印件不予认可,于是冀东石化申请原审法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但原审法院没有调取该证据。(四)原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冀东石化为证明买卖合同关系成立,不仅举证了14张增值税专用发票,还举证了从燃料油采购一直到燃料油销售的一系列证据。故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八条规定的情形,原审法院依据该规定认定冀东石化与沈阳蜡化之间不存在真实买卖合同关系,系适用法律错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二)、(五)、(六)项之规定申请再审。

沈阳蜡化提交意见称,(一)冀东石化提交的录音证据形成于原审期间,不存在法定不能提交的理由,不属于新证据,且该证据内容与本案无关,不能证明协议是关宏军提供。(二)沈阳蜡化与冀东石化间不存在燃料油买卖关系,也不拖欠冀东石化货款。首先,沈阳蜡化和冀东石化未签订过《供应合同》,冀东石化提供的《供应合同》不符合沈阳蜡化对外签订合同的惯例。关宏军保存合同复印件的行为违背常理,任丘市稽查局所作说明证实关宏军并未提供《供应合同》。涉案《供应合同》在签订时间、合同内容及格式上与沈阳蜡化和汇中公司于2008年2月1日签订的《购销合同》完全相同,违背常理,实为虚假。其次,冀东石化提供的证据也不能证明与沈阳蜡化存在事实上的燃料油买卖关系。冀东石化与汇中公司的买卖合同纠纷案件判决能够证明冀东石化与汇中公司有合作关系,因此冀东石化应向汇中公司主张权利,无权向沈阳蜡化主张。(三)冀东石化所称应调取的证据不属于本案主要证据,也不存在其不能自行收集的客观原因。(四)冀东石化无法证明与沈阳蜡化存在买卖关系,原审判决适用法律正确。冀东石化是在汇中公司瘫痪,向汇中公司主张权利无望的情况下,利用与沈阳蜡化之间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提供了虚假的《供应合同》,拟通过虚假诉讼从沈阳蜡化处弥补损失,是典型的虚假诉讼。综上,请求驳回冀东石化的再审申请。

本院经审查认为,根据案情及法律规定,结合询问情况,冀东石化的申请再审事由不能成立,理由如下:

第一,冀东石化提交的证据不足以推翻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首先,从证据形成时间上看,冀东石化提交的录音证据形成于原审判决作出之前,其未向原审法院提交亦无合理理由,故该证据不属于法律规定的再审新证据。其次,从证据形式和内容上看,该录音为冀东石化单方录制,录音内容与关宏军原审出庭时的陈述不一致,与任丘市稽查局作出的《关于华北石油冀东石化销售有限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件的相关说明》内容相互矛盾,又无其他证据佐证,不能证明冀东石化关于沈阳蜡化要求关宏军作伪证的主张,不足以推翻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

第二,原审判决认定冀东石化与沈阳蜡化间无买卖合同关系符合本案事实,适用法律正确。关于冀东石化与沈阳蜡化是否存在买卖合同关系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一条第一款规定,人民法院应当依照下列原则确定举证证明责任的承担,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一)主张法律关系存在的当事人,应当对产生该法律关系的基本事实承担举证证明责任。本案中,冀东石化主张买卖合同关系成立且已实际履行,其应承担举证证明责任,结合本案事实及原审审理情况,冀东石化提供的证据无法证明其主张。首先,涉案《供应合同》真实性无法确定。从涉案《供应合同》的形式和内容上看,该《供应合同》系复印件,传真标记日期与合同签订日期不符,且未加盖沈阳蜡化同期使用的合同专用章。合同约定内容也与冀东石化在原审中陈述的交易习惯不符。从涉案《供应合同》的来源上看,冀东石化主张涉案《供应合同》系关宏军向任丘市稽查局提供,但任丘市稽查局于2017年1月12日向原审法院出具《关于华北石油冀东石化销售有限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件的相关说明》,表明不能明确确认该合同复印件系由关宏军本人提供,且关宏军在原审时明确否认其曾向任丘市稽查局提供过该合同,因而涉案《供应合同》的来源无法确认。此外,关宏军在从沈阳蜡化处离职七年后仍保留涉案《供应合同》的复印件也违背常理。其次,证人资格的问题与证人证言的可信性问题不能等同,关宏军与沈阳蜡化存在劳动关系不影响其证人资格。故冀东石化关于关宏军不能作为本案证人的主张不能成立。再者,冀东石化从七家公司购买燃料油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付款凭证及运费发票只能证明冀东石化的燃料油来源及运输情况;《委托加工合同》、《仓储转运协议》及“汇中公司收取申请人储存费账簿”等证据仅能够证明冀东石化与汇中公司存在合同关系;铁路运输燃料油的运费收据时间为2008年1月3日及2008年1月16日,早于涉案《供应合同》的签订时间且收据上记载的交款单位是汇中公司,不能作为冀东石化向沈阳蜡化运送燃料油的依据。因此,以上证据均不能证明冀东石化与沈阳蜡化间存在买卖合同关系。最后,关于14张增值税专用发票及3张银行联网业务入账通知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之间没有书面合同,一方以送货单、收货单、结算单、发票等主张存在买卖合同关系的,人民法院应当结合当事人之间的交易方式、交易习惯以及其他相关证据,对买卖合同是否成立作出认定。第八条规定,出卖人仅以增值税专用发票及税款抵扣资料证明其已履行交付标的物义务,买受人不认可的,出卖人应当提供其他证据证明交付标的物的事实。增值税专用发票并非书面合同,并不能单独作为认定买卖合同关系的依据,在出卖人以增值税专用发票主张其已经履行标的物交付义务,但买受人不认可的情况下,出卖人应提供其他证据证明买卖关系的存在。本案中,冀东石化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其与沈阳蜡化存在真实的买卖合同或其向沈阳蜡化实际交付了燃料油,其关于汇中公司系受其委托向沈阳蜡化运输燃料油的主张亦无证据证明。冀东石化依据其为沈阳蜡化开具的14张增值税专用发票及沈阳蜡化付款的3张银行联网业务入账通知主张买卖合同关系成立,但沈阳蜡化付款金额与冀东石化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金额并不对应。沈阳蜡化辩称冀东石化所提交的发票系依照汇中公司指示代开,并提供了沈阳蜡化与汇中公司于2008年1月7日签订的《协议书》及汇中公司向其开具的增值税发票,且沈阳蜡化已实际支付了货款,能够证明沈阳蜡化是与汇中公司签订并履行燃料油买卖合同。沈阳蜡化的该抗辩理由更具合理性,原审判决予以采信并无不当。综合上述分析,冀东石化关于沈阳蜡化欠付燃料油货款的主张,没有充分证据证明,不能成立。原审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符合案件事实,适用法律并无不当。

汇中公司与沈阳蜡化之间债权债务的结算问题,与本案争议的冀东石化与沈阳蜡化之间是否存在买卖合同关系问题无直接关联,应由当事人另行处理。因税法与合同法调整的法律关系不同,冀东石化涉案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开具是否合法的问题,不影响原审法院根据事实和法律规定审理本案。

第三,原审法院不存在未调查收集本案主要证据的情形。《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或者人民法院认为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调查收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四条规定,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的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包括:(一)证据由国家有关部门保存,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无权查阅调取的;(二)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或者个人隐私的;(三)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其他证据。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可以在举证期限届满前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本案中,冀东石化主张原审法院未调查收集大庆市公安局现行犯罪侦查大队封存的汇中公司的财务账簿。冀东石化委托诉讼代理人于2015年9月15日获取该证据的复印件并已提交原审法院,不属于上述法律规定的应由人民法院调查收集的证据范围。因此,冀东石化关于原审法院未调查收集案件主要证据的申请再审理由于法无据,不能成立。

综上所述,冀东石化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任丘市华北石油冀东石化销售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张代恩

审判员  李桂顺

审判员  潘 杰

二〇一八年五月二十九日

法官助理孙磊                 书记员刘美月

 

相关案例

邮箱:13604210999@163.com

手机:18512426666 (崔主任)
电话:024-22965999

地址: 沈阳市沈河区哈尔滨路168-2号 华府金融中心C4座18层